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青楼探花 > >正文

捡男友_经典文章

时间:2020-10-16 来源:我必不忠网
 

  一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我错了还不行吗。”夏溪仰躺在床上,手机拿的老远都能听见那头老妈的咆哮声。夏溪受不了了,赶紧结束通话:“那啥,妈我还有事先挂了。我找个时间跟人家道个歉见个面。你忙吧!再见!”啪,挂断电话,世界终于安静了。“唔,喵喵喵……”夏溪低头看向正在挠着自己裤脚的小猫咪,这才想起来,这小家伙的存在。“喂,小家伙,都怪你,让我错过了相亲,害我被老妈唠叨到现在。”她从床上爬起来,蹲在地上边抚摸着小猫边无奈的说道。这件事还得从三个小时前之前讲起。说起来都是泪啊。身为大龄单身试婚女的夏溪两天前就接到自家老母的电话,说是让她去相亲,时间地点都告诉了她。夏溪心累:天呐!老妈是有多恨嫁!都不征求我的意见了!两天后,傍晚,夏溪简单的打理完后,套上外套就出门了。因为相亲的那家咖啡馆离公寓很近,所以她打算慢悠悠的散着步去。在路口拐弯处,她突然听到一阵阵奇怪的声音。这块路段人来人往,她也没太在意,等走了几步之后,声音越来越大了。耐不住好奇,夏溪转身寻着声音找去。声音的来源是角落里的一只纸箱。扒开纸箱,一只雪白的小猫扑倒了她的怀里。“啊。原来是小猫啊。”夏溪顺了顺它身上的毛,“小猫咪,你是被你的主人抛弃了吗?”小猫喵呜喵呜的叫着,放佛在说把我带回去吧。夏溪的心像是被挠了一下,心底一软,轻声说道:“我也想把你带回家呀,可是我还要去相亲。”喵呜,喵呜。小白猫在她怀里拱拱身子。“那好吧,我带你回家。反正我也不想去相亲。大不了不就是被老妈一顿臭骂吗。”夏溪把小猫放回纸箱里,抱着纸箱往家走去。回家后,她给小猫清洗了身体,喂了点小鱼片躺在床上等待接收老妈的咆哮。“喵呜……”思绪被它打断,夏溪抱起小猫,把他放在了旁边的小窝里:“乖乖,小白早点睡吧,晚安!”夏溪洗漱完之后就上床睡觉了,她今天忙了一天,早就累坏了,很快,她就睡着了。只是,这时,小窝里的小猫慢慢地走了出来。它先是警惕得环视了一圈卧室的环境,然后又慢慢地爬到床边,抬头看着熟睡的女人。          二“爸爸起床啦!爸爸起床啦……”夏溪迷迷糊糊地够到床头柜上的闹钟,迷迷糊糊地关上,有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继续睡。“唔,小白别乱动,醒了就自癫痫病对儿童有哪些心理危害己去玩。我好困啊。”夏溪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温柔地抚摸着头,一想可能是小白吧。嗯,继续睡。嗯?这触感……不像是小白啊?夏溪摸着躺在自己身侧的小白……有腹肌,有胳膊,有……夏溪一下子清醒过来,看向身侧的小白,额……这不是小白啊,这这这,这分明是一个帅哥嘛。肤白貌美,嗯对,没错,眼前的帅哥,内双下垂眼,小巧的薄唇。“你你你,你谁呀你!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?而且还睡在我床上!”夏溪一激动,一下子从床上摔了下来。那个男人轻声笑着,把她扶起来,看着她的眼说道:“主人,我就是小白呀。被你带回家的小白。”what?他是小白?那小猫呢?对,小猫怎么不见了?夏溪此刻脑子一团浆糊。自称小白的男人看着她跑到小窝扒翻着,然后一脸震惊茫然无措得看着自己。“你真是小白?”小白一脸宠溺又无奈地看着她点点头:“是,我真的是小白。是,你的小白。”夏溪蹦到他面前,揉捏着他的脸,左瞧瞧右看看,心想着,现在这个时代怎么了?路边捡只流浪猫都能变成大帅哥?!小白把她抱在怀里,动作轻柔地摸着她的头,弯腰低头靠近她的耳朵:“主人,小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瞬间夏溪的腿有点软了,脸色微红,一把推开他。天呐!从小到大,还从来都没有男性和她这么亲密过,貌似,除了家人。“那什么,我叫夏溪,就……就叫我夏溪吧。”夏溪耳朵发烫,眼神闪躲。靠!丢死人了!夏溪啊夏溪,你又不是没见过男人,你害羞个什么劲啊!小白看她这副快要跳脚,害羞的模样,心里一荡,笑了开来。嘴角上扬,眼中似有星光点点。夏溪做好早餐后,两人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。夏溪喝了两口粥,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对面的小白。小白被她看的也有点不好意思了,于是放下手中的筷子,双手撑着脸看着她问道:“小白脸上有东西吗?为什么夏溪一直盯着小白看。”夏溪啊了一声,赶紧咬了口面包,转移话题:“小白,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?”“当然可以啦!夏溪要问什么,小白都会告诉夏溪的。”“你不是小白猫吗?为什么可以变成人啊?”夏溪一脸疑惑的看着他,她是真的好气好奇,“难不成你是成精的猫?”小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其实我的真身不是那只小白猫,我的真身是上古神兽,因为犯了天律被罚下界,小白猫是我的寄主。”夏溪听的一愣一愣的,这信息量有点大,她得消化消化。良久,客厅里传来一阵爆炸的叫声。“什么!你是上古神兽?!”夏溪不淡定了,使劲摇着癫痫了做什么检查他的胳膊,“你说你是上古神兽!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,才能捡着一只上古神兽!”小白快要被她摇吐了,可还是无奈地看着她摇自己的胳膊,“夏溪,你先别摇了,好吗?”夏溪立马放开他,不好意思的笑:“那个,对不起啊小白。”“小白,你可以跟我讲讲你的事吗?”              三原来,小白是上古神兽螣蛇,一次意外,小白和神女相遇相连,后来,天帝知道了这件事,因为他们违反了天律,神女被丢下诛神台,因为螣蛇的身份地位,只是被罚下界。后来,小白遇到了奄奄一息的小白猫,小白救了它,而它也就成了小白的寄主。夏溪听的心一颤一颤的,不知道为什么,胸口会那么的痛,眼会那么发涩,鼻子会那么算。“夏溪,你……没有事吧?”小白有些紧张的抽出几张纸巾帮她小心翼翼的擦眼泪。擦完眼泪,小白小心地把她抱在怀里,像对待新生的婴儿一样,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,温声细语地哄着她。在那之后,夏溪对小白更好了,每天除了工作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陪着他。不是可怜,不是心疼,而是那股不知名的思绪一直都堵在心口。“小白,今天我要去见老妈说的那个相亲对象了,你自己在家乖乖的,回来给你带好吃的。”夏溪一遍换上衣服,一遍对看着电视的小白说道。小白盯着电视,话确是对她说的:“夏溪,你喜欢你的那个相亲对象吗?”“啊?”夏溪一脸懵逼地看着他,“什么呀?我连他面都没见过,哪来的喜欢。再说了,我只是完成老妈的任务而已。”“哦,那就好。”小白嘴角上扬,他现在心情很好。目送她离开后,小白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也出了门。嗯,今天阳光真好,就跟他的心情一样好。小白步伐轻快地在街上走着,来往的小姑娘时不时朝他看一两眼。“先生您好,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“我来找我的女朋友。”小白撇了眼服务员,找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她。然后他径直走到夏溪的身边,牵起她的手。夏溪懵了,看了眼对面的相亲对象,又看了眼旁边站着的小白还有……他牵着自己的手。“这位是?”“您好,我是夏溪的男朋友。”小白就势坐在了她的旁边。相亲男先是震惊,然后一副被欺骗的表情看向他俩:“夏小姐,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!亏我还接受你的道歉,相信你的鬼话。夏小姐,就当我程毅瞎了眼了!”说完,非常气愤的把咖啡泼向夏溪。“小白。”就在相亲男朝她破咖啡的时候请问用中药能治疗羊角风吗?,小白替她挡了。“这位先生,夏溪没有跟你解释这件事,是她的错,可这并不是一个男人恼羞成怒泼女人的借口。难道,这就是程毅先生的绅士风度吗?”小白依旧坐着,握紧她的手。周围也来了几个看热闹的,有几个女人对着相亲男指指点点,她们的男朋友也跟着一唱一和。相亲男碍不住面子,落荒而逃。看热闹的人见没了兴致,作鸟兽散。夏溪给他擦了擦衣服上的污渍,又气又急:“你是傻子吗?你往上凑什么凑?”“嗯,我是傻子,因为我是傻子,所以我才不能让你受欺负。”小白握住她擦拭的手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“笨蛋,不是让你在家待着吗?干嘛自己跑出来?”“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那个相亲男吗?所以,我来带你走啊。”所以,我带你回家啊!所以,我来带你走啊!          四“小白,你想不想去游乐园玩啊?”周末,夏溪老早就起床做了早饭。想着这段时间工作忙,也没带着小白好好玩过。于是冥思苦想,想到了游乐园。小白点点头,笑道:“好啊,只要是和夏溪在一起,去哪儿都好。”自从那天之后,她和小白就确定了关系,夏溪也没想那么多,毕竟和他相处的时间里,她都很轻松,很快乐。她想,这可能也是一种缘分吧,不然,为什么偏偏她能捡到他呢?夏溪揉了下他的头发,淡淡地笑,满意的说道:“嗯,我们小白真乖。”小白小手揪揪她的衣角,夏溪低头看他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,小白小嘴一瘪:“要奖励。”夏溪被他的样子可爱到了,心都化了,心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可爱软萌的男朋友。笑着笑着,便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。在去游乐园之前,夏溪带他去商场买了几件衣服。当小白穿着黄色卫衣牛仔裤出来的时候,不得不说,她的确被惊艳到了。他本身就很白,黄色卫衣在他身上穿着,就更显白了。“小姐,您男朋友真好看。”导购小姐姐看到后也是眼前一亮,做导购那么久了,还从未见过有哪个男的穿黄色会那么好看。夏溪听她这么一说,更高兴了,一下子买了好几件衣服。心想着,不愧是我的男朋友。周末,游乐园意料之中的人多。夏溪把衣服放进后备箱里,牵着小白的手,买票排队进园。夏溪以前很喜欢刺激的游乐设施,但是现在考虑到小白,所以她只选择了旋转木马之类的项目。最后,他们来到了摩天轮下,夏溪牵起他的手晃了晃,“小白,咱们玩这个吧,好不好。听说,当摩天轮升到最高处,亲吻对方的话,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吉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。”小白拉着她,买了票,进了舱。他们离地面越来越远,离天空越来越近。摩天轮渐渐升到顶空,小白拉着夏溪的手,一用力,将她扯入怀里,在升到最顶空的时候,他吻住了她。嘭!夏溪的世界烟花肆起。她看着他的眼睛,他的鼻子。原来,在摩天轮顶空接吻的感觉果然是不一样的呢。小白看她脸色微红,耳朵通红,心里一笑,另一只手捂上了她的眼睛。耳边,传来了他的心声:所以,夏溪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,就算是天律,也阻挡不了我们了。              五夏溪做了一个梦,一个奇怪的,又有点虐心的梦。梦里,有她,有小白,还有她不认识的人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梦一直困扰着她,她把这个梦告诉了小白。小白不知道怎么告诉她,也只是安慰她。因为,这件事,只有小白才知道真相——神女的转世就是夏溪。小白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他下界找寄主就是因为他放不下神女,他要找到她。为了这个执念,他苦守了两千年,直到夏溪终于出现。诛神台,灭神诛心。诛神台一跃,消失的不仅是神的身份,还有前世的记忆。小白不想让她想起那些痛苦的记忆,那些过往的曾经,让他一人来承受就好了。如果天律一定要让一个人来疼痛,就让他来好了。“小白,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做那个梦,梦到了你的真身,梦到了天庭,梦到了天帝,甚至梦到了神女。可是我却看不清神女的样貌。”夏溪躺在他的腿上,盯着他,她直觉他肯定知道些什么。小白并没有看她,他在紧张,他在害怕。所以,她终究还是要想起的,是吗?小白把一切都告诉了她。只是,她依旧什么印象都没有。在她睡熟之后,小白开天眼看了她的记忆,原来,天帝亲自将她的记忆永久消除了。小白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“小白,我懂你的无奈,懂你的患得患失,你的一切我都懂。所以,我不会怨天尤人,也不会怪谁。”夏溪走到小白面前,伸手将他抱住,“小白,谢谢你,谢谢你等了我那么久。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,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了。”小白按住她,将她往怀里一带,报的更紧:“是啊,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阻挡我们了。毕竟,我们可是在摩天轮顶空亲吻过的人。”夏溪被他这句话逗笑了,抬头看着他,笑了开来,大大的笑容洋溢在脸上。 虽然很无厘头,可是,我们真的真的永远在一起了。你说的没错,就算是天律,也阻挡不了我们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